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English
当前位置: 首页  馆内故事
  • 开放时间:

  • 开馆:周二至周六
    9:00—16:00
    周四下午、周日、周一、法定节假日及寒暑假闭馆

  • 参观方式:

  • 凭有效证件登记后免费参观

  •  参观须知  地理交通

79年前的阁楼瞬间

陶丹梅

登着梯子,把为抗联部队购买的药品藏到院内仓库的阁楼上,这是1934年定格的珍贵瞬间。中间一位就是17岁美丽脱俗的姑娘、哈工大学生赵洵。

赵洵,出身于殷实之家,祖上是清代世袭的二品贡官,管理全东北地区的贡物,父母都是知识分子。从父辈起,她的家庭就已相当欧化。“九一八”事变后不久,赵洵在街上亲眼看到一个日本兵疯狂地用刺刀挑起一个小男孩儿,并扛起挂着鲜血淋淋的孩子的长枪若无其事地炫耀着……那一刻,亡国的耻辱使她义愤难平,爱国的热血在她的周身沸腾。

1931年底,14岁的赵洵考入哈工大预科。在那个民族危亡时刻,她和哈工大的进步青年任震英等进行抗日活动。1934年4月,她在任震英的宿舍宣誓入团。任震英问:“你坚决抗日吗?”她答:“坚决抗日!”“你怕死吗?”她答:“不怕死,不怕牺牲!”,同年她转为中共党员。从此,她成为中共满洲省委地下交通员。经常为抗联部队搜集生活日用品,购买药物。那时日寇、汉奸横行,对药品控制相当严,红药水、止痛片、碘酒等药品,买多了,就要引起敌人的注意。于是她每天放学,要跑很多个药店,并把药品藏到院内仓库的阁楼上,积少成多,最后送往抗联部队。她还常把省下的钱交给党组织救助伤员。

哈工大进步学生的抗日活动,引来敌人的一次次搜捕,她父亲担心她有危险,要送她出国留学并为她办好了出国留学的手续,她毅然地拒绝了。后来她去北平前给父亲留了一封信:“父亲,我理解您,但我不能离开我的抗日事业……”她走后,父亲登报和她脱离了父女关系。